狱檀

d5永远最稀饭克利切「还喜欢耻辱,神偷,刺客信条,zr,鲁邦三世 ,海贼(/ω·\*)「太多啦你走」

以上tag都会被我翻牌子产粮ᕙ(•̤᷆ ॒ ູ॒•̤᷇)ᕘ

狱檀的文和文内配图都是禁转的,短漫标明了禁转也是不给授权的哦。(未标明的短漫除外)

尊重所有cp,没有特别雷的

想变成芝士奶盖上面那一坨白了吧唧的芝士_(ÒωÓ๑ゝ∠)_

《白海》chapter.15「艾玛的计划」








亚历山大的冒险从来都不提前计划,想爬山就迈开腿,想渡河就做艘船,就连寻找白海的目的也是他随口编的。他想都不想就驾着独木舟启航了。
有人曾说他是个疯子。那是他们不知道日月星辰能标明方向,海流会自然地推动船只。一个在路上的人,根本没空去理会闲言碎语。亚历山大今天也吹着海风,他惬意地卧在独木舟里,什么也不去想。

——《纯白之海》
海伦娜.亚当斯






入夜很久以后,克利切伏在属于船长的红木大桌子上,用手枕着刚刚打理好的肩膀,他昏昏欲睡,却又不想就这么睡去。

艾玛就站在他身后,握着房门的把手,若有所思地眨着眼。沉默了很久,她还是开口了。

“你明明可以向海伦娜解释——是我开的枪……”

“我吃饱了撑的,跟一个瞎子较真干嘛?”他闷声闷气地嘟囔着,活动活动手臂,意味深长地看向身后的姑娘,“你枪法不错,伍兹小姐。”

“嘻嘻,谢谢你夸我,克利切。”

艾玛眨了眨那双灵动的大眼睛,没看见克利切阴沉着脸似的,咧开嘴笑得阳光灿烂。

克利切盯着那个笑容许久。她念了他的名字,心头一阵悸动却让他感到反感。他不耐烦地冲艾玛摆了摆手,打了个夸张的哈欠。

“晚安,我要睡了。”


那天傍晚,顷刻之间四五个水手就沉进了海里,鲜血染红了碧蓝色的海水。克利切都看呆了,眼前这个提枪的艾玛.伍兹,真是如她所说有钱人家的小姐?她在酒吧的时候,为什么偏偏就找上自己了呢?

也许她只是有钱,家里却没人管教,是个任性惯了的野丫头。克利切逐渐接受了这个想法,他在床上静静躺着,很快就睡着了。



第二天,艾玛早早地起来要给大家准备早饭。清晨的天是青灰色的,海天交界处的蓝光越来越白,海伦娜站在她身旁吹风,艾玛一个劲地向她描述海上日出的景色。

艾玛和着锅里的浓汤,不知不觉已经传出一股焦糊味。她也不在意,各种调味料都加一遍,继续冲着桌边的海伦娜喋喋不休。

“你别怪克利切了。”艾玛最后说,“他也是为了救你才开枪的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海伦娜淡淡地重复了两遍,她面朝窗户的方向坐在桌边。渔船的餐厅不大,也只有一扇窗子,海风吹散了早餐的怪味。她的面前传出餐具撞击的声音。

“就算是海盗,也不能毫无原则,轻易夺走别人的性命。”海伦娜轻声说,“海盗先生是好人,我希望他能认识到这一点。”

“你省省吧,瞎子小姐。”

克利切敲了两下门框,让小姐们注意到船长大驾光临了。他吸吸鼻子,寻着味道在桌边坐下,端起碗里的浓汤刚喝一口,噗得喷了一桌子。

“我的上帝……这他妈是什么?!”

艾玛嘟起了小嘴一声不吭,海伦娜咯咯笑得不停,“这是艾玛辛辛苦苦为我们准备的早餐。”

克利切砸着嘴里的酸甜苦辣咸,瞥见艾玛难堪的表情,他一咬牙,将整碗汤都灌了下去。捂着嘴举起大拇指,“您,您……真是全才,伍兹小姐。”

“克利切,谢谢你又夸我。”

艾玛看着他颓然趴在桌上的背,噗嗤一声也笑了。



午餐是船长克利切.皮尔森亲自下厨做的,西红柿,玉米粒,新鲜的海鱼熬了满满一锅。锅底的一点汤都被捞干净了,三个人围坐在小小的厨房里,心满意足地拍着肚皮。

“等以后我找了厨子,你们就尝不到我的手艺喽。”

克利切得意洋洋地歪在木椅里,快乐地将椅子晃来晃去。艾玛有些失望,她不要别的厨子,这样的午餐,她宁愿吃一辈子。海伦娜托着双腮,她想念午餐后库特的故事,不论故事的内容是多么离奇,她都听得兴致盎然。

“海盗先生,您手艺真好。您之前都做些什么呢?”

“我?”克利切咧了咧嘴,笑得有些牵强“我一直都是伟大的海盗,远望者……”

“远望者,克利切.皮尔森!”艾玛故意抢他的话头,“作为大西洋数一数二的海盗,我们得去掠夺,去寻宝,我们得有很多金子,还得有舰队!”

艾玛的声音将他从过去拉了回来。克利切听得频频点头,艾玛身为千金小姐真是投错了胎,她从骨子里就是一个海盗。

“所以,我建议我们往西南方向偏转航线,我们得去找珍宝岛。”艾玛看看两人,眼里闪着兴奋的光。

“珍宝岛?”克利切一脸狐疑,“那是什么?”

“从弗洛里达往西南走,就是著名的魔鬼三角海域了,穿过风暴圈,就能到达珍宝岛拉莱耶。那里有数不清的金子,各式各样的珍宝,全都堆在遗迹深处。”

借着夕阳最后的光亮,艾玛拿出了地图,小脸兴奋地通红。她盘腿坐在甲板上,细细描述着通向珍宝岛的航海计划。克利切和海伦娜都听得着了迷,“天哪,这些你都是从哪听来的?”

“真没想到艾玛知道这么多。”海伦娜奇异得看着她。

“我……我的父亲是名船长。”艾玛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勺。艾玛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,却懂得航海和火枪,现在好像这些都说得通了。

艾玛讲述完父亲的航海异闻,克利切装模作样地下令朝着拉莱耶航行。尽管帆索他得自己拉,得自己掌舵,一日三餐都是自己做的,克利切还是坚持他是船长。

三个人在船上的生活悠闲又自在。海伦娜喜欢可爱亲切的艾玛,也喜欢自大却热情的克利切,她冲着大海祈祷,千万别再次夺走她的伙伴们。



“这艘船要去哪?”

库特站在上风口,拢拢被海风吹乱的头发。大海是一片阴沉沉的灰蓝色,翻涌的波浪,将船有节奏地摇来晃去。

“你想去哪?”领航员莱利.弗雷迪把玩着手里的罗盘,他瞥着库特,“如果你想去美洲,可以在船上多待一段时间。”

“我……我想回英格兰。”库特暗自抓紧了船沿的栏杆。他受够了这一切,也许他应该听父亲的话,回去找个安稳的工作。

“那可真是南辕北辙了。”坐在头顶栏杆上的海盗枪手搭话了,玛尔塔晃悠着悬空的两腿,慵懒地说道,“我们要穿过风暴圈,寻找珍宝岛,我相信你不会想加入的。”

“贝坦菲儿,你干嘛告诉他?”领航员有点不乐意了,“这是我们海盗的事,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

风暴圈,珍宝岛,库特浑身激动得一颤。那会是一场多么棒的冒险啊,历经苦难后得到无数的黄金和宝石,讲述令人羡慕的冒险故事。但是,过去的阴影又在脑子里捣乱了,他害怕受伤,害怕掉到海里,更害怕再失去些什么。

库特迎着海风,静静想着。海伦娜笔下的亚历山大,不论遇到什么苦难都挺了过去。她自己又是多么坚强的一个姑娘。库特读它的时候,曾经为哈皮的死偷偷哭了一场。他那时责怪亚历山大的无情,现在,他想他终于能理解海伦娜的用意了。

“我……我还是……”库特支支吾吾了半天,那摸期待的亮光重新回到了他眼里,声音也激动得颤抖起来。

“请允许我和你们同行吧。”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89 )

© 狱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