狱檀

d5永远最稀饭克利切「还喜欢耻辱,神偷,刺客信条,zr,鲁邦三世 ,海贼(/ω·\*)「太多啦你走」

以上tag都会被我翻牌子产粮ᕙ(•̤᷆ ॒ ູ॒•̤᷇)ᕘ

狱檀的文和文内配图都是禁转的,短漫标明了禁转也是不给授权的哦。(未标明的短漫除外)

尊重所有cp,没有特别雷的

想变成芝士奶盖上面那一坨白了吧唧的芝士_(ÒωÓ๑ゝ∠)_

《白海》chapter.18「艾玛的秘密」





火焰在海水里炸开一团黄的白的颜色,很快就消失了。震动掀起巨大的水花,猛把船推了十几米远。艾玛和海伦娜抱着头趴在甲板上,抓紧了栏杆才没被掀下去。


“海伦娜?海伦娜,没事吧?”艾玛抓着海伦娜的手,盲姑娘抬起一张青灰色的脸,惊魂未定地点点头。


艾玛自然也没事,她们驶离风暴圈了,头顶的天空依旧下着暴雨。艾玛无奈地叹了口气,又欣慰地笑起来,“我们安全了,不在风暴圈里了,克利切——”


她忽然浑身打了个冷颤,扑到那块断裂的甲板往远处瞧——克利切不见了,大海像一滩浑浊的黑沼,她什么也看不到。


“克利切?克利切!”


艾玛从甲板的一头狂奔到另一头,他不在船上,又能去哪呢。艾玛后悔得想给自己一枪。如果开枪的是她,现在掉进海里的就不是那个粗鲁的海盗船长了。


“怎么办啊……海伦娜?克利切掉下海里了!”


艾玛跪在甲板上,哭着抓紧了海伦娜的手。她想到克利切骂她的话,他大发雷霆,说他会被艾玛害死——艾玛没想过要害死克利切,更没想过真的会害死他。


“艾玛,艾玛,我们把绳梯放下去。”海伦娜温柔又坚定地叫着她的名字,“我们一起被冲过来的,他不会消失的,我们再找找,好吗?”


艾玛用力地点点头,她摸着止不住的鼻涕和眼泪,哭着站在船头。一定要活着,一定要活着。她不停地小声念叨着,她拿着克利切常拿着的望远镜,朝着风暴圈苍白的边线张望。


几根被炸得露骨的触手在海面上翻滚,扭动,她看见暴风雨里,立着的一根触手缠绕起来,露出骷髅标志的帽子,又迅速沉进海里。


“海伦娜,我们得把船开回去!”艾玛尖细的声音颤抖起来,“克利切被海怪抓住了!”


渔船被海浪冲出去几十米远,不远处就是她们死里逃生的风暴圈。现在她们又要开回去对付海怪——一个盲姑娘和一个半大的女孩子,就要将船驶进风暴圈了。


“海伦娜,系好左边的帆索!”海伦娜笨拙地打上结,艾玛掌舵,迎风驶进灰白色的暴风雨里。艾玛从小在船上长大,这是她第一次掌舵,双手被冰冷的雨水冲刷着,不停地在颤抖。


离得近了,艾玛让海伦娜去掌舵。她告诉海伦娜该如何保持方向。海伦娜紧张极了,瞎子掌舵,这真是个笑话,她可一点也笑不出来。


艾玛端起火枪,扔出鱼叉。她用尽一切办法打那些甩出海面的触手。海怪似乎虚弱了很多。它嚎叫着,慢慢沉进混沌漆黑的海里。


“把克利切还给我!”


艾玛丢了湿透的鱼叉,冲着大海,冲着肆虐的暴风雨,喊得嘶声力竭。海怪沉下去了,她嚎啕大哭,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,将苦涩的味道一股脑地灌进嘴里。



“艾玛——”


有声音从下面传出来,艾玛紧紧抓着栏杆,五官都拧在了一起。她哽咽得上气不接下气,看见克利切无精打采地挂在绳梯上,朝她伸着一只手。




她们将克利切拖上甲板的时候,他苍白得像一个单薄的纸人。姑娘们点燃了厨房的炉子,在湿漉漉的木板上铺了一张床垫。克利切就躺在那,整整两天都没有醒过来。


艾玛用余下的木材修补了船底,她还得时刻掌舵,应付地狱一样的风暴圈。小女孩成了船匠,领航员,舵手……甚至是医生。艾玛每天都累极了,她来到厨房里想暖和一下身子,看见克利切那张青白的脸,眼泪就一个劲地往下掉。


风暴圈将她们吞了进去。艾玛此时最怕的就是再遇上海怪。她真的无计可施了。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让船好好的漂在海上。风暴圈吹红了姑娘的眼睛,雨水将她淋得像只初生的雏鸟。艾玛没日没夜地盯着海面,生怕再出什么岔子。


“海盗先生醒了!”


分不清是白天还是晚上,海伦娜惊叫起来,她冲着掌舵的艾玛大喊,“海盗先生……他好像不太好,你快去看看吧?”


艾玛跟着海伦娜冲进了厨房,炉火照出一片昏黄的暖光,克利切躺在那,上身伴随着咳嗽声起起落落。


“克利切……”艾玛疲惫地瘫坐在地上,他看见有乌红的斑点渐在墙上,淌下来落成一条线。她捂住双眼,心疼地哭起来。


“克利切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
“克利切,没,没什么问题,伍兹小姐。”他坐起来,沉闷的空气里唯独他的呼吸声又重又哑,“……不管你有什么苦衷,我们先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再说。”


“不!我不要!”艾玛拼命摇着头,她欲言又止,她按着克利切平放的膝盖,不想让他站起来。


“就顺着风暴圈走,风暴圈会带我们到珍宝岛的!我说的都是真的,到那就能救克利切了!”


“你闹够没有!”


克利切一把摔开艾玛的手,打得她撞在墙上。他气的脸色苍白,浑身发抖,“现在克利切都快死了!你还想着要去什么珍宝岛!克利切……克利切就不该救你!”


他说完,痛苦地闭上眼睛,直挺挺地靠在墙上。艾玛一个劲地哭,她说,她没想过会这样,她已经足够努力了。


“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……海盗先生,您得好好休息。”


海伦娜摸着墙走过去,摸着克利切的背扶他躺下来。她自己坐在艾玛身边,拉过女孩捂着眼睛的手。


“艾玛,你不妨和我们说清楚,你为什么非要来这里不可呢?为什么非要找到珍宝岛呢?”


“我得找到……爸爸。”艾玛哽咽着,她看着海伦娜眼睛里的光,半天才哽咽地说出几个字。


“……我好想我爸爸。”


她说着,蜷成一小团,肩膀抽泣着阵阵颤抖,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。






小的时候,艾玛并不知道爸爸是做什么的。


她一出生眼前便是大海,她喜欢咸咸的海风,湛蓝的海水。她喜欢医生小姐和认真的玛尔塔,她讨厌独眼的领航员,但能从他那学到的知识最多。她总坐在杰克叔叔的腿上,翻看那些她看不懂的书。


艾玛期待在岛上遇见同龄的孩子。她远远地看着他们嬉笑,玩耍,上学,甚至是打架。可孩子们看见她都躲得远远的。


因为她是海盗的孩子。


“爸爸,他们说我是海盗的孩子,都不和我玩!”小艾玛哭得眼睛有红又肿,责怪地看着父亲。海怪船长在她眼里总是笑呵呵的,想方设法哄她开心。


“爸爸,你觉得英格兰怎么样?……那美洲呢?东方大陆?”小艾玛拿着她刚读懂的地图,缠着船长爸爸问个不停。老里奥想尽办法安顿女儿在陆地上生活,让她结交朋友,教她说谎,学会隐藏身份,甚至是让她上学。但结果往往是不尽人意。


“你不是总想着去陆地上生活吗?”


就在启航去寻找珍宝岛的数月之后,海怪船长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开口了,“好孩子,我已经在弗洛里达为你准备好了一切。”


“我是想和爸爸一起生活……还有巫医小姐,玛尔塔姐姐,和大家在一起,永远在一起。”


“我得找到他们,”艾玛说着,扑进海伦娜的怀里,“长大之后,爸爸总是想方设法地赶我下船……我才不要。”


“艾玛,你的父亲是想保护你,不想你来到风暴圈,不想让你遭遇危险。”


“可是我是海盗的女儿,海伦娜。”艾玛用力擦了擦眼睛,拍拍裤子站起身来,俏皮地做了个她看不见的鬼脸。


“好啦,我要回去掌舵啦——千万别告诉克利切,他一定会生气的。”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61 )

© 狱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