狱檀

d5永远最稀饭克利切「还喜欢耻辱,神偷,刺客信条,zr,鲁邦三世 ,海贼(/ω·\*)「太多啦你走」

以上tag都会被我翻牌子产粮ᕙ(•̤᷆ ॒ ູ॒•̤᷇)ᕘ

狱檀的文和文内配图都是禁转的,短漫标明了禁转也是不给授权的哦。(未标明的短漫除外)

尊重所有cp,没有特别雷的

想变成芝士奶盖上面那一坨白了吧唧的芝士_(ÒωÓ๑ゝ∠)_

《白海》chapter.22「远航」








他去了哪里呢?他找到了他所说的白海吗?亚历山大问自己——曾经的那个村子里顽劣的小男孩,现在已经老了,太老了。他得拄着拐杖,才能穿过荒芜的田埂,爬过干枯的河堤。

到了港口,水手们看他花白的胡子和头发,并不乐意让他独自上船。亚历山大磕磕绊绊地跟他们解释,好不容易才能继续他的冒险。

他走了一辈子。亚历山大比任何人都明白,重要的不是到没到那个地方,而是在路上。只要他还在路上,就能看到他心里一湾宁静的,纯白色的海。

海风温润,阳光正好。亚历山大拄着手杖站在船头,希望明天也能和今天一样,是个航海的好日子。


——《纯白之海》

海伦娜.亚当斯







“它实现的愿望,就是让小渔船撞上了欧莉蒂丝号。”


库特的的声音远远的传来,他向船长问好,向大副和领航员问好,然后对艾玛鞠躬道歉。小艾玛冲他做了个鬼脸,就急匆匆地跑开了。


“库特,你打算以后怎么办,我看你留在船上当海盗也不错。”里奥说着,摸着下巴上扭来扭去的触手,假装没听见领航员不爽的咂嘴声。
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
库特低下头,木讷地盯着木板的缺口


“我想问问海伦娜。”




库特坐在海伦娜的床边,一整夜没有合眼。


库特经常这样。他看着海伦娜安静地躺在床上,看着月光从屋子的一头溜到另一头,他只盼着海伦娜能睁开那双黑亮的眼睛,他就告诉她,我是库特。


所以库特不能离开,他担心海伦娜又找不到自己。他趴在椅背上,想着盲姑娘吓着了,无助又可怜的模样,又想着她的善良,坚强和倔强。库特偷偷吻了盲姑娘两边的脸颊,又吻了吻她的额头,在胸前划着十字。从战场上逃走之后,他很少祈祷,但现在,他只想海伦娜能快点醒过来。


手臂被下巴咯得酸痛,库特昏昏沉沉地抬起头来。这天,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,他看见他的姑娘坐在那,在被单上撒下一块发光的剪影。


库特傻傻地笑了,柔声道,“海伦娜,我是库特。”


海伦娜朝他伸着两只手。库特凑过去,坐在床边。任由女孩揉着他的小胡子,脸颊,摩挲眼睛上粗糙的伤疤。海伦娜咯咯咯地笑了,眼角笑出泪花来,她捧着库特的脸,就像是能看见了一样,认真地盯着他。


“谢谢你活着,库特——请一定要跟我讲讲,冒险家库特.弗兰克如何起死回生的故事”


“我也想听听——盲姑娘同女孩和海盗,三个人一起旅行的冒险故事。”


阳光正好。他们坐在圆圆的小窗里,肆无忌惮地开着对方的玩笑。一会又紧紧拥抱在一起,笑着流泪。




黎明前的几个小时,克利切趁着深夜偷了不少船里的补给。他扛了三个木桶放进小艇里,外加一张令人心动不已的藏宝图。


克利切说了伤一好就走,显然还没有,几趟搬运下来他痛得浑身打颤。但是他已经不想在欧莉蒂丝号上丢人现眼了,一想到他居然跟在大西洋最厉害的海盗的女儿吹嘘自己,他就羞得恨不得跳到海里去。


克利切坐在扶手上,望着天边清白色的晨光,点上一支烟。烟雾在眼前徐徐飘着,不久之前好像也有过这样的场景,艾玛抢走了他最后的烟卷,他竟委屈得要哭出来了。


“伤好了没,就在这里抽烟?”


“唔……弗兰克你,咳咳!”


克利切被吓得大声咳嗽起来,他看见从他偷跑用的小艇里冒出来那颗长着小胡子的脑袋,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。


“不好意思,海盗先生,这是我的主意。”海伦娜也拔着船边探出头来,她一边说着,一边解开挂着小艇的绳子,“不过我能躲过您的眼睛,还是多亏了库特——毕竟他这不是第一次偷您的船了。”


“你们!”克利切丢了烟卷,伸手就去抓绳子。他抓了个空,看着小艇扑通一声落进水里,他气得指着他们浑身发抖。


“给,给克利切记着!你们两个混蛋!胆小鬼弗兰克!还有,还有瞎子!亚当斯!克利切要扒了你们的皮!”


库特划着小艇,海伦娜扬起帆,海风把小小的三角帆吹得鼓起来。小艇漂离了漂亮的欧莉蒂丝,朝着那条亮白的地平线驶过去。


“你们别忘了!别忘了克利切!克利切一辈子都会记着你们两个!”


离得远了,克利切还在喊着。欧莉蒂丝的船舱里亮起一方方橘黄色的灯火。船上的人躁动起来,甲板上熙熙攘攘地站着一群海盗。库特和海伦娜分不出他们谁是谁,也再也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,只能看见那些灯火,像落在船上的星星,连着夜空里未灭的光点,汇成一条璀璨的星河。



“克利切留在那,就成了大西洋最伟大的海盗之一了。”


库特一边划着桨,一边打趣说道。海伦娜抿嘴笑了,“艾玛说起来是利用了他,但也是因为看中了他呀——他们就该呆在一起。”


“说的一点没错,海伦娜。”


库特看着逐渐远去的灯火,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眨着眼睛问她,“诶,海伦娜,拉莱耶实现了你的什么愿望?我已经许愿了让我们重逢,你呢?”


“我……”


海伦娜睁眼看着那篇黑暗,她想到那片她坠入的天堂,圣洁的天使,群星下的白海。她看见了白海——那算是她的愿望吧,只不过后来她反悔了。


她想了想,冲着库特调皮地做了个鬼脸。


“那我就不需要许愿了。”







——END——


两连发


完美结局了∠( ᐛ 」∠)_过一两天会发插图和后记
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90 )

© 狱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