狱檀

d5永远最稀饭克利切「还喜欢耻辱,神偷,刺客信条,zr,鲁邦三世 ,海贼(/ω·\*)「太多啦你走」

以上tag都会被我翻牌子产粮ᕙ(•̤᷆ ॒ ູ॒•̤᷇)ᕘ

狱檀的文和文内配图都是禁转的,短漫标明了禁转也是不给授权的哦。(未标明的短漫除外)

尊重所有cp,没有特别雷的

想变成芝士奶盖上面那一坨白了吧唧的芝士_(ÒωÓ๑ゝ∠)_

「吹切小段子」


微ooc注意,狱檀眼里克利切的属性




1.小善良



克利切走在街上,插进口袋的手里分别攥着两个钱包。他快乐地吹着口哨,想赶着集市没散,买点好东西带回去。


他听见切牛肉的摊主说,怀特先生丢了他的钱包,里面有他女儿入学的凭证,他急坏了,报了警,现在满大街在找那个卑鄙无耻的小偷。


克利切从口袋里摸出钞票,他要了一大块干酪。今天的晚餐他没法和孩子们一起享受了,他想着等天一黑,就把剩下的钱和那张纸还回去。




2.臭脾气



男孩子在院子里打架了,他们说着难听的脏字,弄得浑身是泥。克利切大踏步地走进院子,揪起孩子的衣领子,狠狠在他脸上抡了两巴掌。

男孩子趴在地上吐着嘴里的血,克利切大骂着,他妈的,又一脚把和他对打的孩子踹地撞在了石头台阶上,额头上哗哗地淌下血来。


显然,院长先生今天过得不顺,他被狠狠地揍了一顿。他阴着青一块紫一块的脸,大骂没擦干净桌子的女孩子,踹翻了拿着扫帚的姑娘。直到他发现艾玛正惊恐地看着他——他只好躲到自己的房间里砸东西去了。




3.责任感



冬末春初,季节交替的时候,不少孩子都病倒了。克利切把自己屋子里的被子,毯子,床垫,全拿给那些生病的孩子们用。


他又偷又抢了不少药,药店老板见到他就犯怵。现在门口全是警察。克利切这次要等到凌晨,等值夜班的警察也睡了,他就要溜进去,把药店老板偷的倾家荡产。




4.阴沉



克利切进进出出,总是阴沉着一张脸。他驮着背,帽檐也压得很低,这让人捉摸不透他的表情。嘴角也总耷拉着,藏在那一从茂盛的卷胡茬里。


克利切在外面干活的时候从不搭理人。他对孩子们的要求也总是爱理不理的。他是个大人,是这里的院长,自然得有他的一番威严。当然,如果有孩子主动来找他说话,要和他玩,只要克利切心情不坏,也会给小家伙一个抱抱举高高。




5.邋遢



克利切凌晨回到他房间里,将脚上的一双臭皮鞋甩飞到桌子上。他瘫在床上倒头就睡。维诺妮卡喊他吃午餐,克利切只穿着袜子来到餐厅,孩子们的笑声在他耳边乱成一团。克利切什么也听不清楚,他眼睛睁不开,吃了几口饭就一头扎进饭碗里睡着了。




6.孩子气



今天克利切就是不想去偷东西。


维诺妮卡说,没钱了,你不出去大家都没有饭吃。她看着克利切在院子里的枯草上躺成一个大字,瞪大了蓝色的那只眼睛,眼巴巴地看着她。


克利切没受伤也没生病,况且今天有集市,他应该出去捞一笔。没有理由,他今天就是不想去偷东西。


维诺妮卡气得满脸通红,克利切在她脚边的地上打起滚来,他像一条笨重的大蛇一样扭了三扭,细着嗓子叫着我就是不去。


晚上没有饭吃,孩子们都饿了,隔着窗子眼巴巴地看着他。克利切也饿极了,他坐在院子里发呆,今天就是不想去偷东西。

评论 ( 25 )
热度 ( 132 )

© 狱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