狱檀

d5永远最稀饭克利切「还喜欢耻辱,神偷,刺客信条,zr,鲁邦三世 ,海贼(/ω·\*)「太多啦你走」

以上tag都会被我翻牌子产粮ᕙ(•̤᷆ ॒ ູ॒•̤᷇)ᕘ

狱檀的文和文内配图都是禁转的,短漫标明了禁转也是不给授权的哦。(未标明的短漫除外)

尊重所有cp,没有特别雷的

想变成芝士奶盖上面那一坨白了吧唧的芝士_(ÒωÓ๑ゝ∠)_

《白海》chapter.4「雾港」




在很长一段时间的风餐露宿之后,没有什么比一座小城更令人舒坦了。一个有旅馆、书店、港口的可爱的小城。连续一个星期的下午,亚历山大都会去镇上的咖啡店里喝下午茶。他喜欢临窗的那个有阳光的位置,欣赏城里人的千姿百态。
他赊了几杯咖啡,告诉老板下周会还钱。但是他明天就要启程了,有什么关系呢?人与人的相处总是充满了无伤大雅的谎言,几杯咖啡钱而已,老板不会记住他的。

——《纯白之海》
海伦娜.亚当斯



清晨第一缕阳光渗进船舱的时候,小小的商船抵达了雾港。饥肠辘辘的水手们佣进码头的几家酒馆和饭馆。直到他们修整了一上午,开始给船卸货的时候,这才发现有两个人睡在货舱里。

空腹消耗了太多能量,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折腾海伦娜早就支撑不住了。发烧的库特先睡着了,海伦娜不敢离开库特身边,也靠着那个木箱昏昏欲睡。

水手们摇醒了两个人,给他们送来一些食物和水。海伦娜欣喜若狂,从来没有觉得水有那么好喝过,她对找来盲杖的水手说了声谢谢,甚至激动地在他胡子上亲了一下。

库特的脸色难看极了。他没有告诉海伦娜那个水手就是昨晚差点杀了她的舵手。海伦娜对昨天晚上的一切只字不提,库特也不想多事。现在他只想给自己的眼睛消肿。

“是不是上帝听见了我的祈祷?”海伦娜沐浴着阳光,兴奋地在甲板上转了个圈,“真的第二天就到雾港了,谢谢您……全能的神。”

“你应该谢谢那些加夜班开船的水手,海伦娜。”
库特拎着他最爱的朗姆酒,面色潮红。



「插图」http://yubiaotan.lofter.com/post/1f69b1dc_ef2b21f8

似乎真有神的眷顾一样,在雾港修整的几天都是晴天。阳光暖融融地拥抱这座不大不小的海滨城市。在树杈上,墙缝里塞满了灿烂的金色。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充满希望。

船上的货在雾港卖的很不错。一顿丰盛的午餐过后,水手们在集市上一哄而散。海伦娜想四处逛逛,库特担心她走丢了,就默默地跟在她身旁。

“为什么它叫做雾港呢,库特?”

“或许是因为经常起雾……”库特摸着他的胡子茬,时不时瞥着海伦娜的新裙子。他的回答漫不经心。

“可是这里很温暖,很舒服,雾是凉凉的湿湿的,它们完全不一样……”海伦娜又开始了她的自言自语,库特有时觉得她像一位诗人。

“抱歉……我又说了很多没意义的话,库特。”

库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说吧,我喜欢听你说这些——就像你喜欢听我讲故事一样”

和海伦娜一起漫步在这座临海小城。库特完全不感到尴尬。这真奇妙,一定是因为他和海伦娜已经成了亲密无间的挚友。一生唯一的朋友。

当经历过那些苦难之后,这个温暖明亮的下午简直美好得像个童话。库特看见了街角的一家书屋。他想给海伦娜一个惊喜,便告诉海伦娜在露天咖啡座那等他。

“我想起有件事要办,海伦娜。很快,等我回来!”

海伦娜疑惑地点点头,库特立刻一头扎进了那家书店,他不能让海伦娜等太久。

“老板!请问您这有出售《纯白之海》吗?额……最好,最好有盲文的。”






海伦娜独自坐了很久很久。

她不敢相信库特就这样把她抛下了。海伦娜很沮丧。她站起身来,盲杖四处轻轻敲打着。海伦娜走进了咖啡厅里,她大声询问服务生,有没有看见和她一同来的库特。

“您好,请问您看见和我一起来这的那位先生了吗?”

“我很抱歉……请问那位先生相貌如何?穿着什么衣服呢?”

“他……天哪……”

海伦娜彻底傻了。这一刻她委屈得几乎要哭出来。她自认识库特的第一天起,从来没有打听过他穿什么,更不知道他长得怎样。她知道库特不胖不瘦,不高不矮,但是其他的呢?他是什么颜色的头发?什么颜色的皮肤?他的英文口音让人听不出来他的国籍,他是黑人还是白人……

“我不知道……我很抱歉。”

海伦娜的双眼浸满了泪水。

服务生有些不知所措了。海伦娜更加感到愧疚,她对服务生道了句谢,转身就要走出这间暖烘烘的咖啡厅。

“等一下,亚当斯小姐。”

有人用蹩脚的英语叫她。

她记得这声音。他总是这样阴阳怪气地念着英文,唱起歌来嗓音就像一跳蜿蜒的巨蟒。

“歌手……先生?”

海伦娜吓得几乎跌倒。

“我叫裘克,亚当斯。”坐在咖啡座最拐角的人用力敲了敲桌子,
“我想我必须跟你澄清一些事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简介:

海伦娜.亚当斯。美籍英国作家,出生于美国一座繁华的沿海城市,母亲早亡,父亲是一位宽厚慈祥的老木匠。疾病夺走了海伦娜追寻光明的眼睛,那时她才仅仅一岁。但是善良的父亲没有放弃海伦娜。他带着她四处奔波寻找救治的方法,并坚持让海伦娜接受教育。本书即是海伦娜在大学时期所写。
“这本书先给我的父亲,以及敬爱的莎莉文小姐。”海伦娜仅靠想象描绘了如此精彩的海洋和森林——《纯白之海》,本世纪最出色的冒险题材小说之一。她在书写奇迹,而她本身就是个奇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手指摸着牛皮封面的内侧,书页上油墨印刷的字母都模糊起来,它们纠缠在一起,成了一个漆黑的线团。

“先生,您到底买不买这本书?”

卖书的中年男人用力敲了敲收银台。库特就直挺挺地戳在他面前,拇指和食指捻着封面,像根木头。

“不买的话劳驾您放回去——我已经为您翻遍了店里所有的书,这是新书,没有印盲文的。”店老板大声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,样子非常不耐烦。

“这真的是……《纯白之海》?”库特的喉结动了动。

“先生,看封面——我想您应该不是文盲。”

“好吧……真是抱歉,当误了这么久。”

库特手忙脚乱地翻出钱袋。付了钱,走出书店,他的思绪还停留在无意中瞥见的作者简介上——照片上的海伦娜穿着文学院的校服,浑身透露着青涩复古的少女气息。

这本书……居然是海伦娜写的?

库特想着想着,傻傻地笑出了声。他一直以为这些故事都是真的,原来它跟自己的一样,都是编出来的。对《纯白之海》他有点小小的失望,但是对海伦娜,库特真是刮目相看。

怪不得她那么耀眼。库特想,他耽搁了太久。再见到海伦娜,得先向她道歉才行。





“是您杀了船长……还打伤了水手们。”

海伦娜心痛地说。她在路边的长椅上颤抖,裘克看着她害怕的样子,嘴里发出窸窸窣窣的笑声。

“我来了雾港不下几十趟,亚当斯小姐。我知道正确的航向,可他不听我的——我可不想因为那个自以为是的船长跟着你们在海上挨饿。”

“所以您就杀了他?”海伦娜提高了嗓音。

“是他先拔出刀来,说我是巫师,妖言惑众,要把我关进货船里。”
裘克捻着下巴,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地说,“我不是杀人犯,我是正当防卫。”

“您是个残忍的人,我已经无法忍受了……”

海伦娜推着扶手站起身,她想逃离这里,盲杖的另一头突然被一把抓住。海伦娜害怕极了,她死死攥着自己的盲杖,几乎就要尖叫起来。

“只有对别人残忍,别人才不会对你残忍,亚当斯。”

盲杖那头传来阴狠的笑声。

“我想你应该不知道,你的朋友弗兰克先生是个骗子,至少我能证明,他那些在南美的经历都是假的。”裘克顿了顿,他不修边幅地翘着脚,换只手抓着海伦娜的盲杖。

“你可能不知道他对你多么残忍。不过没关系——我能看见,我可以告诉你。”

“不!”

海伦娜死命地拔着她的盲杖,它却纹丝不动。汗水将她的红发粘在苍白的皮肤上,海伦娜绝望地瞪着盲杖的那头,眼前是个无尽的黑洞,正在将她吸入深渊。

“弗兰克现在就躲在我们身后的巷子里,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。”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19 )

© 狱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