狱檀

d5永远最稀饭克利切「还喜欢耻辱,神偷,刺客信条,zr,鲁邦三世 ,海贼(/ω·\*)「太多啦你走」

以上tag都会被我翻牌子产粮ᕙ(•̤᷆ ॒ ູ॒•̤᷇)ᕘ

狱檀的文和文内配图都是禁转的,短漫标明了禁转也是不给授权的哦。(未标明的短漫除外)

尊重所有cp,没有特别雷的

想变成芝士奶盖上面那一坨白了吧唧的芝士_(ÒωÓ๑ゝ∠)_

《白海》chapter.6「迷航」








饥肠辘辘的亚历山大,此时觉得腹中像有一团火在烧。他手脚并用爬上粗壮的大树,将鸟窝整个掏了下来。
他吃掉了海鸟所有的孩子。弱肉强食是大自然的规律,为了活下去,亚历山大时而轻视生命,时而又将它视若珍宝。
这仿佛是在对自己重复一个可笑的谎言。亚历山大爬上树,将鸟巢放回到枝丫上,即便那里面已经什么也没有了。
——《纯白之海》
海伦娜.亚当斯






趁着大雾偷偷靠近商船是个明智的选择,克利切向他的海盗兄弟们自吹自擂:他们只用了两颗炮弹就成功登船,这场胜利不费吹灰之力,当然,这都是克利切的功劳。

克利切让两个海盗押着身材魁梧的舵手,把整艘船搜了一遍,里面有不少货物,朗姆酒,甚至有两个钱箱。收获颇多,快乐的克利切就手开了一瓶朗姆酒,咕咚咕咚地灌进肚里。

甲板上,十几个水手被绑着跪在那,其中也包括海伦娜。女孩跪在队伍的边缘,水手们很努力将她挡在身后。

“就这些人?”克利切问他的海盗们。

“是的,船长,水手说他们之前偏离了航线,在路上饿死几个。他们的船长也死了。”

克利切点点头,他为此默哀了三秒,抬手招呼海盗们将货物和钱清点清点,全都搬回他们的船上。至于这艘船,他也想留着——要想成为称霸大西洋的伟大海盗,必须得有一个舰队。更何况他自己的海盗船仅仅是一搜小的单桅帆船。

「插图」http://yubiaotan.lofter.com/post/1f69b1dc_ef3d33a5



“很不幸,你们在雾港赚了一大笔之后遇到了海盗,”克利切冲着他的俘虏们得意地发表演说,“不过,幸运的是你们遇到了我——大西洋未来的霸主,远望者,克利切.皮尔森!我给你们选择,你们可以跟着我做一个自由又风光的海盗,或者,”克利切刷地抽出腰里明晃晃的弯刀,“吃一刀再去海里喂鱼。”

这位大西洋未来的霸主好像并不是十分高大,海伦娜想,他说起话来装模作样的,刻意憋尖了嗓门。如果她能看见那艘小的不起眼的单桅帆船,她一定会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“库特会救我们的。”海伦娜小声对周围的水手说,“这些海盗并不怎么样,库特一定能打败他们。”

“是啊,不同于这个装模作样的臭海盗,库特可是货真价实的冒险家!”

“伟大的冒险家,弗兰克先生会救我们的!”

俘虏们小小地躁动起来,他们心中满是希望——库特巧妙地避开了海盗们,他一定会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发起突袭,把这群混蛋打得落花流水。

“等着瞧吧!臭海盗!弗兰克先生会打掉你的门牙!”

有个水手颤抖着喊了出来,克利切一把抽出腰里的火枪,砰得将他打翻在地。

“克利切警告你们不要挑衅一个海盗。”

他不再装腔作势,低沉的声音凶狠起来。海伦娜周身打了个寒颤,她知道又一个水手死去了。克利切又开了一枪,海伦娜身边的水手趴倒在地上,她突然控制不住自己,愤怒地尖叫起来。

“一个伟大的海盗才不会像你一样小心眼!”海伦娜的声音又尖又细,“随便杀人不是伟大,是无知!”

扣动扳机的手指僵住了,克利切皱着眉头,不可思议地瞥向她。一个女人,穿着整洁的衣裙,红发被海水粘在她涨得通红的小脸上。她在这群水手里显得格格不入。

“你说什么,女人?”

克利切在她面前蹲下来,揪住她头顶的帽子和头发。感受剧痛,海伦娜吓得浑身都颤抖起来。

“我说……你不是伟大,是无知……”

海伦娜咬紧发白的嘴唇,她看不见这个海盗要做些什么,她闻到一股浓烈的朗姆的味道。辛辣香甜的酒水顺着她的帽子滴下来,滑过她的脸庞,黏糊糊地滑进衣领里。

克利切扔了酒瓶。他看着眼前的小海伦娜被吓得体如筛糠,淋了一身酒水茫然无措的样子,他像个在恶作剧的孩子,捧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。



“库特会救我的。”

海伦娜对自己说。恐惧和冷风使她浑身发抖。就像先前那几次一样,库特一定会来救她的。

“船长!”

第一个准备搬货物的海盗突然惊叫起来,“我们的船被开走了!”

克利切的笑声被呛住,他难受地咳嗽了几声,难以置信地大声问,“你说什么?海盗!”

“我们的船被人开走了!克利切船长!”又有几个海盗大喊起来。克利切扑到栏杆上,看着一个皮衣背包的年轻人,在他的小帆船上迎风掌舵。船已经开出了十几米远。

克利切骂了一句脏话,大声指挥着海盗们操纵商船,追他们自己的船。海盗们手忙脚乱地找到船桨,放下船帆,这时,他们的小船已经几乎要消失在雾里了。

“瞧瞧!那就是你们的弗兰克先生!你们的救星!”克利切气急败坏地扭转船舵,“他要丢下你们跑了!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商船笨拙地追了上去,海风在冰冷刺骨的雾气间穿梭。海伦娜僵硬地跪在甲板上,她死死盯着那片黑暗,不再颤抖。



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之后,库特躲在船舱深处。等海盗们都聚集在甲板上,他一个人打破了悬窗,跳进海里游过去,爬上了他们的小帆船。

为了活下去,亚历山大时而轻视生命,时而又将它视若珍宝。

库特一直都信奉这句话。开什么玩笑,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海盗,库特不是伟大的冒险家,他没办法赤手空拳打败几十个海盗。他只是个从战场上下来,穷困潦倒的逃兵。而逃跑一直都是他的天性。

站在海盗船的甲板上,起锚,扬帆,掌舵。库特听着自己的心跳咚咚地撞击着胸膛,他想到了海伦娜率真的笑脸,想到那天他的队长第一个冲上了敌人的重机枪口,他逃了。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和愧疚,他只感觉得到恐惧。

“你没有做错什么,库特。”他不停地对自己说,“为了活下去……你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。”

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,灰白的雾气诡异地笼罩着小船。库特不知道他在往哪开。海盗们划着商船追了上来,库特甚至能听见他们愤怒的咆哮声。

被追上就完了。库特拖出了船首的火炮,他熟练地填装炮弹,瞄准了商船。“不会打到海伦娜的。”点火的手在剧烈颤抖,每开一炮他都对自己重复这句话,直到他打完一箱炮弹。



库特的准头不赖,他瞄准海面阻碍商船的航行。火炮打漏了船舱,海盗们手忙脚乱地堵住涌进来的海水。他们钉上木板。帆布被炮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,雾气里漂浮着刺眼的火星。

克利切双手把着船舵,竭力躲避每一颗飞过来的炮弹。他在脑袋里想着把要那个叫弗兰克的家伙扒皮剁碎了放进油锅里。商船被打得破破烂烂,但它顽强地追着海盗船,眼看就要追上了。

又一颗炮弹飞过来,在船的一侧炸开。船身剧烈地摇晃起来。克利切抓着舵滑倒在甲板上,他看见甲板上好几个俘虏被甩飞了出去。

“去给我把俘虏捞上来!”克利切狂怒得跺着脚,“克利切宁可一枪打爆他们的狗头,也不要看见他们被自己人打死!”

一两个海盗跳了下去,克利切也跳了下去。他在火药灼得滚热的海水里摸到两个人,拎着他们浮了上来。

评论 ( 28 )
热度 ( 113 )

© 狱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