狱檀

d5永远最稀饭克利切「还喜欢耻辱,神偷,刺客信条,zr,鲁邦三世 ,海贼(/ω·\*)「太多啦你走」

以上tag都会被我翻牌子产粮ᕙ(•̤᷆ ॒ ູ॒•̤᷇)ᕘ

狱檀的文和文内配图都是禁转的,短漫标明了禁转也是不给授权的哦。(未标明的短漫除外)

尊重所有cp,没有特别雷的

想变成芝士奶盖上面那一坨白了吧唧的芝士_(ÒωÓ๑ゝ∠)_

《白海》chapter.8「库特.弗兰克」





“海盗!是海盗!”

“真该死!那群混蛋又追上来了!”

库特依旧被倒挂在桅杆上,他欣慰地看见两个水手护送着海伦娜下了船舱。上次他害得海伦娜掉进海里,这次可千万不能再出岔子了。

海盗们乘着绳索,轻巧地落在商船的甲板上,水手们提着弯刀,举着长剑和火枪,同海盗们厮杀在一起。

尖利的惨叫声,嘶吼声,和滚滚雷声混在一起,暴雨中波涛汹涌的海面,同甲板上的人群一样撕心裂肺地发起狂来。

恐惧,胆怯,很快被悲壮惨烈的气氛冲淡了。库特挣扎着想要挣脱绳子,不论是逃跑还是加入这场毫无胜算的厮杀,他都必须先从桅杆上下来。他看见套着皮夹克,挂着金链子的海盗船长——克利切穿过沸腾的人群,招呼着他的手下去船舱里掠夺。库特更用力地挣扎起来。

海伦娜就在船舱里,她会被杀的。

又一个水手倒下了,迸出的鲜血将他手里的火枪冲到了库特的脑袋旁边。库特伸长了脖子,用嘴咬住插在尸体上的长剑剑柄,死命地往外拔。

尸体的血沫灌了库特一嘴,他看见那两个海盗已经走到了船舱的楼梯边上。他弯着脖子,用嘴叼着长剑,划开了身上的绳子。


「插图」http://yubiaotan.lofter.com/post/1f69b1dc_efa06be2




克利切身边的随从突然栽下了楼梯。

他回过头,将望远镜翻到帽檐里,右眼狡黠地眯缝起来,看着将他的大副射死的男人。

库特端着火枪。自制土枪的手感不怎么样,枪膛里徐徐吐着灰白色的硝烟。他浑身激动得颤栗起来。

“站…站住,海盗!”

“你很面生,”克利切抽出了弯刀,嘲笑库特底气不足的样子,“莫非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胆小鬼,弗兰克先生?”

他是船长,或许打败他就能赶走海盗。暴风雨冲刷掉库特掌心的冷汗,他知道,就算是胆小鬼,也有不得不挺身而出的一天。

胆小鬼库特.弗兰克——他会为了海伦娜挺身而出。

“我叫库特.弗兰克!”他大声喊着为自己壮胆,瞄准海盗船长扣动了扳机,“我是一个伟大的冒险家!”

克利切像一只灵活矫健的黑猫,他轻轻一跳,看着火枪在楼梯上炸出一个窟窿,装作被吓到的样子摸了摸胸口。
“你想杀了我?”

克利切狠狠地舔了一下他心爱的弯刀,“你知道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,就是因为想杀我的人都死了。”

“不…”库特不停地往后退,手忙脚乱地往枪膛里添着弹药。火药会湿的,他不知道还能不能顺利开第三枪。暴雨哗哗地冲刷着他的耳畔,他看见那柄弯刀在雨中劈开一道水帘,朝他砍过来。

库特用枪管招架着克利切疯狂的劈砍。不能再躲了,得开枪打败他,打死这个海盗!库特在心里冲自己呐喊。他就地滚到楼梯边缘,站起来端起火枪,冲着暴雨里翻滚而来的刀光开了一枪。

他听见海盗船长发出了痛苦的闷哼。打中了!库特欣喜若狂,他又救了海伦娜一命,还打败了海盗船长。他果然不是胆小鬼,是个伟大的冒险家。

“我没有说谎…海伦娜。”

库特看见了那柄弯刀插在自己身上。雨水冲开了衣服上晕染的血迹,赤色哗哗地在地上融化,绽放开朵朵深紫色的花。

火枪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。库特看着满手的鲜血,直挺挺地从楼梯上栽倒下去。



那是一个烈日炎炎的午后。行军到焦黄的旷野,一片被阳光眷恋的金色麦田里,库特和他的小队要赶去西部前线,在那里同主力军汇合。

他们是援军,坐在摇摇晃晃的大卡车上,枕着一箱又一箱的军火和罐头有说有笑。战友们折下金黄的麦穗插在头盔上,互相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库特头上插了一圈麦穗,队长半生气半开玩笑地让他们停下,并嘲笑他像古时候的希腊人。

库特开始讲述他在希腊的冒险故事,讲到一半的时候,头顶的飞机穿出云层,投下了第一颗炸弹。

坐在他身边的队长猛地抓住他的武装带,将他从卡车上扔了下去。

在麦田里被热浪冲出去的时候,库特瞪着眼睛看着在爆炎中熊熊燃烧的车队,它刺眼得像另一个太阳。

最后,他清楚地看见被爆炸扔出来的一块铁皮,从他左腮划进牙齿,顺着他的颧骨划上去,翻开了他的眼皮。

那是自他生下来后第一次疼得昏过去。



“库特……”

有人在喊着什么。

“库特!”

拨云见日般,海伦娜颤抖的声音在他的意识里游走。库特睁开了双眼,冰凉的雨水打在他的眼珠上。疼痛使他梦见了那些尘封已久的,遥远的记忆。

曾有人说过,他的左眼能看见是个奇迹。


“还有人活着吗?”海伦娜在甲板上撕心裂肺地呼喊着,“库特!你还活着吗?”

船上一片沉闷的死寂。海伦娜在一片黑暗中跌跌撞撞地寻找着。她经常会被尸体绊倒,又湿又软的触感在她的脑海里掀起无穷无尽可怖的想象。

她痛恨自己是个瞎子。那么多水手全都死了……变成了尸体之后,她连他们谁是谁都分不清了。

如果库特就在他们当中呢?海伦娜绝望地想,她连库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她只知道库特平日里温和的声音,知道他憨憨的笑声,还有他得意洋洋地讲述他编出来的冒险故事。

尽管那些都是假的,海伦娜现在也要听——她真想他们能像从前那样。她伏在餐桌边,一边打瞌睡,一边听着库特绘声绘色地讲他的故事。他们身边坐满了粗鲁却热心的水手们。

可是,如果库特就在它们当中呢?

海伦娜吃力地把尸体拖到甲板上,一个个地摸他们的脸。手指占满了腥臭的血水,仔细地抚摸过他们的或宽或窄的额头,鼻子,大大小小的眼睛,微张的嘴唇。她弄得精疲力尽。

暴风雨无情地冲刷着娇小的海伦娜,雨滴像一颗颗铅弹击打在她的脊背上。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,库特……”

海伦娜在甲板上蹒跚着,她一把又一把抹去混在一起的雨水和泪水,声嘶力竭地哭喊着,“对不起……我,我再也不说你是胆小鬼了……对不起……我真的非常、非常、非常、非常…非常抱歉……”

“你能不能不要生闷气了,快出声啊……快…回答我,库特!”

暴风雨嘲弄般地,将女孩的衣服和头发疯狂地吹起。海伦娜迎着风雨跌跌撞撞地奔跑起来。她受够了黑暗,受够了血腥味和不会说话的尸体。她只想远远躲开,躲开沉重得要将她碾碎的现实。

她痛哭流涕,朝前一路狂奔。直到她一脚踩空,狼狈地摔下去。

海伦娜抽噎着从地上爬起来。库特的拉长的哀嚎使她呆住。她停止了哭泣,呆滞地盯着那半天没出声。

“嘶……海伦娜,你踩到我的手了……”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142 )

© 狱檀 | Powered by LOFTER